<fieldset id='kxvnn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kxvnn'><div id='kxvnn'><ins id='kxvnn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kxvnn'><strong id='kxvnn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kxvnn'></i>

      <acronym id='kxvnn'><em id='kxvnn'></em><td id='kxvnn'><div id='kxvn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xvnn'><big id='kxvnn'><big id='kxvnn'></big><legend id='kxvn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tr id='kxvnn'><strong id='kxvnn'></strong><small id='kxvnn'></small><button id='kxvnn'></button><li id='kxvnn'><noscript id='kxvnn'><big id='kxvnn'></big><dt id='kxvn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xvnn'><table id='kxvnn'><blockquote id='kxvnn'><tbody id='kxvn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xvnn'></u><kbd id='kxvnn'><kbd id='kxvnn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span id='kxvnn'></span>
        <ins id='kxvnn'></ins>

      2. <dl id='kxvnn'></dl>

        1. 人們心中的那顆“星”——追記新疆阿勒泰地區青河縣委原副書記、政法委書記王紅星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4

            4月29日,王紅星同志在工作中。 新華社發

            新華社烏魯木齊10月10日電 題:人們心中的那顆星——追記新疆阿勒泰地區青河縣委原副書記、政法委書記王紅星

  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 白佳麗

            王毅哲左胸口袋裡裝著一枚黨徽,他用手摩挲瞭一遍又一遍,摔過的痕跡慢慢被撫平。這枚父親生前佩戴的黨徽,讓他接受瞭父親的離去。

            他的父親王紅星,生前任職新疆阿勒泰地區青河縣委副書記、政法委書記。2018年8月9日12時,他的人生最後一瞬定格在中蒙邊境的警務站外,年僅50歲。醫院診斷為心源性猝死。

            “他放不下工作”

            王紅星任職的新疆青河縣與蒙古國接壤,邊境線長259.4公裡,邊境地帶地勢復雜,山高路遠,大風呼嘯。

            青河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陳軍利是王紅星多年的同事,王紅星去世前,他們正一起進行邊境踏查。“為瞭抓緊時間幹更多工作,5天的行程縮短為3天,安排得滿滿當當。”陳軍利說。

            起起伏伏的邊境線,路上佈滿砂石。“輪子在路上跳,人在車裡跳;車不行換馬,馬不行換腳。”

            這樣的路,王紅星任政法委書記9個月來,不知走瞭多少趟,幾乎踏遍瞭邊境線的每一個角落。今年初春冰雪將融時,王紅星還帶著一行人爬過冰泥地,巡視邊境防控設施建設。

            這最後一次踏查的最重要任務,就是查看邊境警務站是否開掘瞭機井、裝上瞭熱水器。

            水,是邊境一線護邊員“住得下、守得住”的基本保障。此前,水要從幾十公裡外的鎮上運送,一桶水顛到邊境隻剩半桶。王紅星想讓護邊員洗上熱水澡。他深知,護邊員守護的是國傢安全,護邊員的任何小事都是他的心頭大事。

            他與大夥兒循著邊境,一一查看護邊員的居所。看見井打好瞭,水通上瞭,王紅星開心地與大傢一起拍瞭張合照。十幾分鐘後,他倒在警務站外不遠處。

            “一聲悶響,轉身他已倒在地上,口吐鮮血。”陳軍利回憶。他的胸前,佩戴著那枚鮮紅的黨徽。

            此前1個月,王紅星身體已感不適,醫生檢查後要求他立刻休息,但他沒有在意。出事前一晚,他的同事告訴王紅星的妻子李曉清,書記胸口感到不適。但王紅星與妻子視頻通話時,卻強裝安好。

            “他們說他難受到要捶胸口,但他放不下工作。”李曉清含淚說。

            “紅星照我去戰鬥”

            王紅星是有名的工作狂。同事回憶,夜晚,他辦公室的燈總是亮著。

            為群眾辦好事實事500餘件,化解調解矛盾糾紛100餘件,爭取民生項目47個,狠抓12個軟弱渙散黨組織整頓工作,選派56名教師下鄉交流……這是2015年,擔任青河縣委常委、組織部部長的王紅星的工作實績。

            王紅星的辦公室裡,厚厚的工作筆記放滿瞭抽屜和桌子。“他說我叫紅星,紅星照我去戰鬥,所以他接手的每件工作都盡心盡力做到完美。”青河縣政法委副書記王立文說。

            王紅星在意百姓冷暖。2012年,他得知青河縣有名學生考上蘭州大學,但因傢庭困頓無法支付學費,“他當時就問我們,願不願意每年湊一點錢,讓孩子去上學?他自己第一個拿瞭錢出來。”青河縣委組織部副部長張建中說。

            直到王紅星離世,被幫助的這名學生才知道是誰讓他完成瞭4年的學業。

            哈薩克族老人那吾爾孜別克·胡斯曼江站在自傢院中,看著與“紅星書記”一起平整過的菜園,喃喃地說:“就像我的兒子離開瞭一樣。”

            他是王紅星“民族團結一傢親”結親戶,從年初結親以來,王紅星總是去看望一傢人,一起做飯、一起種菜,一起尋求脫貧的方法。老人跟著王紅星學會的第一句漢語就是“種菜、種洋芋”。如今,他們共同種下的黑加侖已結果。

            王紅星去世的消息很快傳遍他工作過的地方,有的老鄉攜傢帶口坐兩小時的大巴車參加追悼會,送他最後一程……

            人們痛別心中的那顆“星”。

            “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”

            為瞭工作,王紅星常常住在辦公室。他十分疼愛未滿3歲的小女兒,卻隻能抽出工作間隙看她一眼。實在太想念時,妻子李曉清就抱著女兒去他的辦公室看看。

            “在我心裡,他是最浪漫、暖心的人。”李曉清說。

            王紅星父母已經80多歲,還住著老舊的土坯房。陳軍利說,王紅星有著自己的堅守,有人謀私情找到他,他定會冷臉拒絕。

            “14歲時,我母親患癌癥去世,去世前,母親給父親寫瞭個字條‘把兒子照顧好’。”王毅哲說。此後10年,王紅星細致地照料著兒子,學會瞭做兒子喜愛的炒米粉。

            直到2014年,王紅星才在朋友介紹下與李曉清組建瞭新的傢庭。

            24歲的王毅哲遵從父親意願,成為青河公安邊防大隊拜興邊防派出所的一名幹警。

            人們在整理王紅星遺物時,在他口袋裡發現瞭很多小紙條,上面寫著他將要處理的工作,其中一張上寫著:“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。”